王子文:曲筱绡这样的“极端”角色比较珍贵

      王子文

    去年,《欢乐颂》第一季的热播让“22楼五美”人气暴涨,王子文更是凭借亦正亦邪的“曲妖精”疯狂圈粉,以至于其后续作品都严重地打上了曲筱绡的影子,让王子文始终再难突破;时隔一年,《欢乐颂2》再度回归,王子文在曲筱绡身上“名正言顺”地又彻底释放了一把,依然是那个让人又爱又恨、又讨喜又讨厌、会发怒会发嗲的曲妖精,表面玩世不恭、事事不吝、大大咧咧,实则对闺蜜仗义、对赚钱着迷、对帅哥花痴、对人对事有态度……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子文自认能为曲筱绡“代言”:“我也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个性,比较直爽吧,也比较喜欢‘行侠仗义’。”

    有关人设“极端”却又“珍贵”的个例角色

    第二季中,曲筱绡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的性格依然被充分彰显,而这一个性导致的剧情高潮就是她出手暴打有着强烈“处女情结”的应勤(邱莹莹男友),令不少网友大呼“仗义执言的曲筱绡又回来了。”

    “其实,曲筱绡这个角色也真的是个个例,在一个影视剧里把一个人物写得这么极端也是比较少见的。这个角色也只能存在于群戏里,她这样的性格如果作为一个女一号是有问题的,因为她做事方式太极端了,而且不是一个广大老百姓都会接受的角色,她是有争议点的。我往后想再遇到曲筱绡这样的角色也挺难的,比较珍贵吧。”

    角色就是这样,戏剧的合理不代表真实的合理,只要满足前者足矣。“曲筱绡之所以可以这样不在乎任何人怎么看她,也是因为她从小就被家里宠着、朋友哄着。而我们在普通家庭长大的孩子多多少少希望得到身边人的认可和喜欢的,所以会在乎别人的想法,会限制自己的言行举止。”尽管距离曲筱绡有点远,但王子文还是自认能为曲筱绡“代言”:“我也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个性,比较直爽吧,也比较喜欢‘行侠仗义’。另外,我觉得曲筱绡说的很多话还是蛮有道理的,也是大实话,虽然不带任何修饰听起来比较刺耳,但都是事实,她在爱情和友情上都是拎得清的。”

    有关“灵气”档期太满无暇休息致疲态

    《欢乐颂》第一季的服装造型都非常符合人物的身份和地位,然而第二季开播伊始,网友就开始狂喷安迪胖、曲筱绡老。面对如此尖锐的质疑,王子文回应说,“我也看到了说我失掉灵气的说法,可能真的是太疲劳了,从第一季结束到第二季开拍,工作期间一点儿都没有休息,确实在状态上不太好,比较疲劳。在拍《欢乐颂2》后半部分的时候状态回来了一些,大家可能会在看的时候有时好时坏的感觉。”至于发型的问题,王子文坦言因为拍完《如果蜗牛有爱情》后就直接进了《欢乐颂2》的剧组,中间休息不到半个月,曲筱绡等于直接用了许诩的发型。

    在将“多疲态、少灵气”原因归咎于自己的同时,王子文也不忘为造型师“喊冤”,“造型师在曲筱绡身上花了很多的功夫,剧组也给了曲筱绡很多的优待,服装足足80多套,基本上全是大牌,不像第一季那么少女感。我想主要还是想从角色出发希望她有一个转变,因为她成为一个女老板,成长了不少,不能再像第一季一样穿得像个小女生。所以,在工作和外出的时候会穿得比第一季稍微再略成熟一些。而为了搭配这些衣服,剧组还准备了几十个包包,没有重样的。”

    有关感情戏拍摄风格时髦但话题落地

    《欢乐颂2》的一大看点就是“五美”情感各有推进,曲筱绡和赵医生这对乃名副其实的“打情骂俏”。在和赵医生的相处中,曲筱绡经常因为没有文化而自卑,却又会因为自觉有趣而自大。“曲筱绡最不自信的就是她认为自己没有文化,因为第一季就是因为她没有文化,赵医生离开过她一次,她对自己身上这个弱点非常在乎,在乎到她自己都觉得不像她自己了。其实,他们俩最大的问题不是没有文化,是自尊心,这个问题马上就要出现了。”

    在王子文看来,两个人能不能走到一起跟女孩儿有没有文化没有太大关系,最重要的是女孩儿是不是他喜欢的那个类型以及是不是足够可爱、有趣和聪明,但又不能无视“门当户对”说,“两个人要真的最终走到一起,特别是要组建一个家庭,家庭背景还是不能有太大的悬殊,否则很难找到共鸣。家庭悬殊太大会造成很多生活习惯、观念等都不太一样,这种差别不太好磨合。”

    “原生家庭”、“门当户对”、“处女情结”、“婆媳关系”……从第一季到第二季,无论口碑风向如何变化,不变的依然是影射现实的话题,“戏里发生的事情都是生活中会碰到的事情,都是非常写实的,没有悬在空中,都是着地的问题,而且也是值得我们深思和讨论的一些问题。《欢乐颂》就是把一个很写实很落地的戏拍得很时髦,所以它受众群体可能会比较广。”


    来源:北京晨报

    相关阅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当前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 匿名发表

    明星 美女 影视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