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长江:喜剧一样需要正能量 对未来喜剧喜大于忧

     

     

      著名喜剧演员潘长江自出道以来,一直在喜剧舞台上辛勤耕耘,论现在的喜剧成就,潘长江在中国喜剧演员的队伍里,数一数二,他的个头虽小,演的人物虽小,可同行们谁都不敢轻视他,观众更是把潘长江视为自己的亲人。这些年,无论是演舞台喜剧,还是大小银幕上的喜剧,潘长江的标准只有一个,演好小人物的励志故事。用潘长江自己的话说,哥要当的是永远的励志哥。

     

      每周四21时,湖北卫视和天津卫视联合推出《我为喜剧狂》第四季,潘长江和蔡明、苗阜等喜剧演员当节目嘉宾。在做嘉宾之外,要把自己一辈子交给喜剧的潘长江对喜剧思索得更深,他对于未来的喜剧市场发展,既有惊喜又有担忧,喜的是,有这么多新生代热爱喜剧;忧的是,喜剧该如何真正走入观众的心里,怎样让喜剧彰显自己的分量,而不仅仅是一“笑”了之。潘长江说,看了《我为喜剧狂》的新生代表演,一直在他们身上寻找这份答案。

     

      对未来喜剧喜大于忧

     

      记者:《我为喜剧狂》已经到了第四季,收视率非常高,您作为老牌喜剧演员如何评价这些致力于喜剧的新生代们?

     

      潘长江:主要还是看作品怎么样,再看演员的表演。有的时候演员生活当中表现挺好,本身就是个好演员,但是在台上,就发挥得不是很好,因为选手都紧张,大部分是新人,其实我的评判标准就是看观众是不是被逗笑了,而且这个作品是不是正能量,具备了这两条就会成为好喜剧演员。《我为喜剧狂》这个节目,就是为了挖掘喜剧人才,所以见到比较优秀的年轻的喜剧选手,我也特别喜欢,特别激动,总愿意把我的经验传授给他们。

     

      记者:您有没有计划,把挖掘到的喜剧人才,带到其他舞台上去?

     

      潘长江:我会尽力吧,如果以后我在影视剧当中,有合适的角色我会找他们,在舞台上的喜剧跟影视剧喜剧是两种概念,他们不一定胜任得了,但人总会有第一次,年轻人需要机会,我会用心地去培养新人。

     

      记者:和舞台喜剧小品比较起来,您最近几年更专注于影视剧的喜剧表演了,这个重心转移是因为什么?

     

      潘长江:跟舞台小品不一样,影视剧都能留下来,而且是一天两集,一播一个月,有持续性。包括观众的关注度、喜欢程度是不一样的,两种艺术形式。电视剧有一个艰苦的周折的过程,做出来可能好也可能坏,很有悬念。说我喜欢影视不喜欢舞台,其实完全不是,我的命就是玩喜剧的,活在当下舞台上我是唯一的选择。

     

      记者:您最近有没有在推出新的影视剧喜剧?

     

      潘长江:我刚刚杀青40集都市贺岁喜剧《福星盈门》,我演了一个很有挑战性的角色,反正是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演过这样一个角色,我很期待观众的反应。

     

      记者:对中国喜剧的前途,您是持一种比较乐观的态度?

     

      潘长江:肯定是乐观的,后辈有人,因为每年都会出现很多优秀的青年喜剧人才,希望他们早日能够取代我们,能够为中国的喜剧做一些贡献。同时也有一些忧虑,喜剧一样是内容为王,然后才是表演,目前喜剧的问题还是内容上完善的作品不多。

     

      不喜欢“敬业”这个词

     

      记者:在录制《我为喜剧狂》时,看到你是亲身上台,给选手们做示范的,去纠正他们表演中的一些问题,选手们都很感动,都说潘老师太敬业了。

     

      潘长江:新人在舞台上表演,肯定不会尽人意,有很多欠缺的地方,我作为一个前辈,上去指导是很正常的,也是评委的责任啊。如果评委不跟选手互动,就坐那儿,你觉得这节目好看吗?我为什么总上去跟选手互动?就是为了节目好看,这是实话。而且我是一名喜剧演员,不要把明星的光环顶在我头上,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喜剧演员,我这一生就为喜剧做贡献了,这是我的职业,我应该这样做,不要谈什么敬业不敬业,我不喜欢这个词,我就是干这个的。

     

      记者:这就是一个演员的艺德。有一次看您受伤了依然在坚持拍戏,现场的演员们都很感动啊。

     

      潘长江:演员拍戏受伤是很正常的,只要你不倒在床上,能站起来就得拍戏,因为剧组不是你一个人的,一两百人在那儿等着你,如果你作为主演,你不演戏,他们就在那儿待五天,一天损失三十万,光吃和住就三十万,那怎么办呢?你作为制片人,作为投资人,你会疯掉的。

     

      记者:观众看到的您都是舞台上喜感丰富的形象,在现实生活中的您也一样喜欢搞笑吗?

     

      潘长江:我觉得我是一样的,说实话,我用两个字能概括我这个人,就是真实。我觉得我活得很真实,我不会虚头巴脑,在电视上和记者面前有什么说什么,我是一个很实在的人,我觉得真实不累,活得虚伪太累了,到处都是装,我觉得没什么意思。像我这么大岁数,按道理应该退休了,现在还依然活跃在舞台上,说明一个问题,说明我们还行,还可以。说实话,老百姓烦我的时候,我自然会退下来。

     

      记者:就像您说的,您是一个在喜剧界驰骋沙场的老将,蔡明也说,这么多年以来,你们的作品特别受到90后、00后的喜爱,您觉得这秘诀在哪儿?

     

      潘长江:与时俱进。我和蔡明虽然现在年龄都越来越大,可能像我们俩这个辈分的喜剧演员,现在活跃在综艺舞台或者春晚舞台上的我们俩是唯一了。我们演给现在的年轻孩子,让他们哈哈一笑,有一些感悟,启发一些积极态度,所以说我们就是一个传达正能量喜剧的使者。

     

      永远向年轻人学习

     

      记者:我们都知道您有一个很好的女儿,女儿的婚姻也很幸福,您培养女儿有什么心得体会吗?尤其是这次您女婿也来参演《我为喜剧狂》?

     

      潘长江:我们有句俗话叫“成人不用管,管死不成人”。潘阳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内在传统的女孩,她从小到大基本我没怎么操过心,一个是我工作比较忙,也可以说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还有一个是我对一个女孩不知道说啥,演小品逗大家哈哈一笑,这我没问题,但是对自己的家人,作为爸爸我不知道去说啥,我只能用我的目光在看着她,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的脚步,如果她道走偏了,我跟她妈妈会及时地踩一踩刹车而已。大多数都是她妈妈在管她。还有一点,我不是自吹自擂,因为我做得就挺好,所以她看我怎么做,会潜移默化地学,因为父母是孩子第一老师。

     

      这次他们夫妇俩都来参演《我为喜剧狂》,我真没想到石磊扮成那个模样,我真的吓一跳。怎么说呢,当时我心情还有点乱七八糟,我想这事潘阳知道吗?潘阳同意不同意你来演?万一演得不好被淘汰呢?高兴的是他们在台上完成得很好,因为是高质量的一个作品,技术含量比较高,又别具一格,所以说我给他们通过了,这个一点黑幕没有。

     

      记者:您怎么看待女孩子演喜剧,您指导过潘阳吗?

     

      潘长江:喜剧是一定要有天分,首先演员站在台上观众不烦他,这叫有台缘,在这个基础之上,才有表演才能,包括你的语言节奏、语言包袱和表现的行为包袱,这个是很重要的。本来你天生不是喜剧演员,不会抖包袱,非得让我给你培养成喜剧演员,我做不到,所以我只能是把我的经验告诉她,你应该怎么样去做。

     

      记者:平时您在意潘阳评判您的作品吗?说爸爸我特别喜欢或者不喜欢你什么作品?

     

      潘长江:我特别愿意倾听年轻一代观众的意见,潘阳说,她最喜欢《洗脚》那个作品,因为她看了之后,她哭了。我不想和年轻人之间有代沟,我想找到年轻人的幽默点,尽管她的幽默方法跟我的方法是不一样的,可能我看不惯,有的我的表演比较老套的,她可能也不喜欢,但是没有关系,演员就是要不断学习,喜剧演员就是要懂得怎么能让观众笑,笑完之后,会得到很多的反思,这是很重要的。其实,喜剧舞台是很残酷的,作为演员来说,没有一个是轻松的。

     

      本报记者 陈滨

     


    来源:北京晚报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当前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明星 美女 影视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