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译谈《妖铃铃》:沈腾的表演像活化石一样

    网易娱乐专稿12月29日报道(文/派翠克图、视频/盛春)北航体育馆的休息室内,张译给我们细数了他和《妖铃铃》中几乎每位主创的前缘。他回忆起和沈腾12年前的合作,笑称自己见证了沈腾如同活化石一样的表演。他讲起自己和潘斌龙之前在部队中的过往,再到两人合作林兆华的话剧。

    即便是第一次合作的吴镇宇与方中信,张译也跟我们说起自己对这两位香港演员的叹服。电影里有一场他被两人按在墙上的戏。张译感慨,他们就像是30岁的青年人。他也不忘称赞“岳岳的微表情是让我很难忘的,papi的小视频得来的那种宝贵的细节化的处理。”

    事实上,张译自己的表现也很让人难忘。虽然之前的《我不是潘金莲》和《追凶者也》都有喜剧元素,但这次的《妖铃铃》真的是让他放胆玩了一次。此前曾在《亲爱的》中合作过,这次张译参演《妖铃铃》也是源自陈可辛导演的邀请。在电影里,他称得上是“自毁形象”,不仅戴上“黑长直”的假发,还穿上了女装。

    这大概也不算是接拍这部喜剧电影最大的挑战。挑战来自连续多天的大夜戏。张译说,连续很长的深夜工作容易让人产生孤独感。好在大家一起合作,抵御了这种孤独。演员们一起发明了一种游戏,每天竞猜谁最先收工。张译说:“尤其你知道连续几个月的夜戏,你又是跟丧尸在一起拍,真的是如果没有大家的陪伴,会很扭曲的。”

    采访实录:

    陈可辛邀约一定要来夜戏太多演员竞猜谁先收工

    网易娱乐:因为《妖铃铃》既有导演吴君如,又有监制陈可辛两位导演。您加入剧组是跟哪位导演聊的这个角色?

    张译:这个是我们的监制陈可辛导演,这个称呼好怪。监制陈可辛导演,我印象当中应该是去年夏天九、十月份,他给我打过一个电话。那天特别巧,那天我吃一顿饭期间接到两个电话,两个电话中间间隔不到五分钟,一个是陈可辛导演打来的,一个是于冬老总打来的。一个是邀请我参加《妖铃铃》,一个是邀请我参加《红海行动》。所以我那天印象特别深。

    我对可辛导演这边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因为这么多年的合作,我特别信任他,特别信赖他,而且我相信这个人的审美。很小的时候就看《甜蜜蜜》,然后他的电影一路看过来。我发现这个导演很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不停地在创新,不停地在改变自己。前面可能还在拍一个跨度很大的表现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中国合伙人》的故事。马上画风一转,就进入到了我们《亲爱的》。

    然后突然就开始大胆尝试喜剧片,而且是很少有的一种题材类型,叫做惊喜剧。他的胆量特别大是在于他把大陆和香港,甚至在大陆这边的表演风格都不太一样的几个演员凑在一起。我觉得他是不停地在挑战自己。这个是让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一件事儿。所以只要是他对我发出邀请,每次我都一定要来。

    网易娱乐:导演对于您这个角色王保健,有什么他们的要求吗?

    张译:我以前以为至少让我学学中医,我发现他们根本不在意我中医怎么样。我说“为什么不让我练一练”。他说“因为你在电影里面,你的前史就是你都把老婆治死了,你还要再去学中医吗”。我们中间有关于中医的桥段蛮有意思的,将来大家可以看得到。

    网易娱乐:这次据说群戏还是蛮多的。这次您在跟萌贵坊的这些人一块合作,感觉怎么样?

    张译:因为我们这部电影从来都是晚上拍,我们都是昼伏夜出。其实晚上工作,尤其是连续很长时间的一个工作,人会有一种下意识的孤独感,而且会特别容易疲惫。因为夜深人静,你保持着几十年的晚上睡觉的这种习惯被打破之后,你会觉得特别悲哀。这是一种潜意识的悲哀。所以因为有了群戏这样一个形式,所以搞得大家还??我觉得能抵御这种孤独,抵御这种悲哀,我们会永远不寂寞。

    但是我们也发明一种游戏,就是竞猜谁几点先收工。然后先收工的人总是兴高采烈,最后一个人收工总是很难过。但是实话讲,多亏有了大家的陪伴,我觉得王保健这个人物才能一路不是那么寂寞地把他完成。而且我们中间每个晚上都会集体吃宵夜,不管吃得怎么样,哪怕吃的只是简单的几个包子,最重要的是大家坐在一起边吃边聊,舒缓自己的情绪。尤其你知道连续几个月的夜戏,你又是跟丧尸在一起拍,真的是如果没有大家的陪伴,会很扭曲的。

    电影如火锅不受菜品影响演员多样像各门派高手

    网易娱乐:这次《妖铃铃》可以说是吴君如导演、陈可辛导演,再加开心麻花三方的制作,这中间您喜剧上的表演受到哪一方的影响会更多一些?

    张译:倒还没有说哪一方会影响。因为作为监制也好,导演也罢,他选择了某个演员,一定是他看中了某个演员能够和这个角色相契合的一种特质。因为我这几部戏和陈导合作下来,我非常喜欢的一点是,他愿意给演员一个足够的自由发挥的空间。然后他会在你的特长和你发挥的空间当中,做一些适当的调整和一些重要的关键节点的引领。

    而且这种引领往往会让你觉得茅塞顿开、豁然开朗。而且这种引领一定不是超乎你的能力所能达到的那种,一定是在你的基础之上。这种引领最后导致的结果是,让你自己越来越有自信,并且让你发现你可以完成一些你曾经认为无法完成的事情。所以我们这个合作就不存在会倾向哪一方。倒是真的说,在现场,无论是陈监制,还是君如姐,还是一些其他的演员同行,他们都会彼此给到对方意见。

    君如姐虽然是导演,但是她也会以一个演员的角度去给你提一些建议。她不会硬性地规定你怎么样。我们这部戏每一个人受到的表演教育的背景完全不同。我一开始也有担心,会不会大家演的风格不统一。但是演到最后,在我配音的时候,偶尔看到了几个片断,我觉得就像火锅一样,火锅最后并不会因为菜品的不同、佐料的不同,会变得吃起来很奇怪。反而最后吃起来热热闹闹,热热乎乎,很好吃。

    网易娱乐:因为这次也可以说是南北的很多喜剧演员来共演这样一个电影,您对其中谁的印象会比较深刻一些?

    张译:我对每一个人印象都很深,因为每一个人都像是各自门派的武林高手。比如镇宇大哥,我真的是很多年前就把他当成自己表演上的一个前进的方向。他是公认的香港演员当中的演技派。这次我跟他合作的第一印象就是,我会很吃惊,在于他根本不像他现在这个年纪的样子。他很活泼,他跟刚才我们讲的小朋友,在现场演戏的时候,因为他也有跟他的对手戏。

    有一场戏是他和方sir把我摁到墙上,因为他们扮演警察。我从他们的力度,包括我去触摸他们身上的肌肉,你就感觉他们像30几岁的人,就可见他们其实是从来没有间断过运动、健身、保持状态这一点。所以我对他们在这方面,我真的是满满的敬意。

    然后沈腾老师和岳岳,其实这都是生活当中的朋友。我跟沈腾是2004年就在一起拍戏,这是我们的第二次合作,事隔13年,我们彼此见证对方的成长。我也为他今天的成绩感到高兴,而且他现在的表演和过去2004年的他完全不同。我看到他今天的表演,就会脑补他这12年的成长轨迹,他经历了一些什么,他思考了哪些问题。所以我觉得沈腾老师的表演对于我来讲,是一个活化石式的表演。

    然后岳岳的微表情是让我很难忘的,papi的小视频得来的那种宝贵的细节化的处理。还有大潘,我今天给大潘传了两张照片,这两张照片让他都叫起来了,惊喜连连。这两张照片是2001年我看大潘在部队演出的时候收藏的节目册,我前两天拍下来给他的,上面有潘斌龙。2001年的时候,我们两个都在一个大的单位,叫做北京军区。他是某集团军演出队的,我是文工团的。那个时候我在2009年的时候,我跟大潘共同了演了一部林兆华导演的话剧,还一起出国去巡演。

    腿受伤不影响自己表演未来期待《八佰》成片

    网易娱乐:您自己之前已经尝试过讽刺喜剧,像《我不是潘金莲》里的贾聪明,包括黑色喜剧《追凶者也》。这次《妖铃铃》里面这个王保健,您自己觉得跟过往这两次的喜剧尝试有什么不一样吗?

    张译:实话讲,《我不是潘金莲》也好,《追凶者也》也好,我倒都没有想过是喜剧题材,也没有想过它是黑色的还是讽刺的,没有想过。因为可能《追凶者也》里略带夸张,因为演一个倒霉的杀人犯,我相信略带夸张一点可能有利于观众的接受。《我不是潘金莲》里面的贾聪明,虽然他的名字是贾聪明,虽然他有那些小人物的那种嘴脸,但我实话跟你讲,我在生活当中就见过那样的人。我一点没有用夸张的手段去武装贾聪明。

    刚才我跟监制陈可辛也聊了一下,他说“萌贵坊的每一个邻居都是可怜的,但也都是像疯子一样的存在。有的时候,他不太走常人的逻辑”。

    所以实际上说最后王保健这个人是否符合喜剧片的尺度,我自己不太清楚,我需要看到观众的反馈之后才能知道。

    网易娱乐:因为这次班底很多人都是香港的演员,您跟香港这些电影演员合作起来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他们好像蛮喜欢有导演、副导演,会有很多人来协助的这种感觉。

    张译:香港电影工业化的时间比我们大陆电影要早,所以你刚才讲还有导演、副导演,各部门的这种配合,实际上他们是比较完善,这种工序。各部门各司其职的专业度、配合度比较高。但实话讲,这几年中国电影队伍成长的速度也非常快,大陆电影成长速度非常快。我拍跟我们大陆本土合作的这种电影,我也越来越看到了专业方面的人才,看到了工业化越来越好的剧组,所以这两者其实现在差别并不是特别大。

    网易娱乐:您刚才也提到因为拍摄中自己的腿受伤了,因为之前也爆出来您可能加盟《八佰》。这个受伤会不会影响到之后《八佰》的拍摄?

    张译:完全没有影响《八佰》的拍摄,因为我在《红海》杀青的那一天,就特别对不起大家,我杀青的那一天是我恢复好正好一百天,就是从受伤到杀青那一天正好一百天。我算日子来的,我觉得没有这么巧过。然而“一百”这个数字又是电影《妖铃铃》的片名。到《八佰》的时候,就偶尔会有一点点轻微的疼痛,但我觉得都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怕阴天。但是还好。

    网易娱乐:《八佰》中您的戏份已经杀青了?

    张译:没有,远远没有杀青,而且我也不想杀青。《八佰》在整个拍摄过程当中,我觉得这是一次非常难忘的经历。当然演员经常会说每一次拍摄都是很难忘的经历,但是《八佰》确实不太一样。《八佰》会让我们有一种沉静感,就是完全沉入、进入到了这个过程当中。

    《八佰》,和管虎导演的合作非常难忘。他非常重视我们每一个人的意见,所以我喜欢在拍摄间隙在帐篷里坐着,他有的时候会问我们的意见。他说“张译,你觉得怎么样”,蛮有趣的一个剧组。我特别想看到《八佰》的成片。


    来源:网易娱乐

    相关阅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当前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明星 美女 影视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