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清:什么都愿意尝试,但只对表演忠诚

    由林超贤执导,梁凤英监制,张译、黄景瑜、海清、杜江主演,张涵予特别出演的军事动作巨制《红海行动》正在热映。在激战正酣的春节档,《红海行动》排片并不占优势,但凭借紧张的节奏、逼真的战争气氛收获炸裂口碑。影片目前豆瓣评分8.5分,位列春节档口碑第一。

    影片以“也门撤侨”的真实故事为背景,讲述了中国海军蛟龙突击队8人小组奉命执行撤侨任务并与恐怖分子斗争的故事。除了骁勇善战的蛟龙队员,影片还塑造了坚强勇敢的战地记者夏楠一角。夏楠由海清扮演,是串联剧情的关键人物。虽然拍摄过程很艰辛,但第一次拍摄动作片的海清表示:“危险的境地反而激发我作为演员对工作的热情,这次拍摄对我来说是非常珍贵的财富。”

    诠释角色 展示从未有过的固执和韧性

    作为《湄公河行动》的姊妹篇,《红海行动》与前作的一大不同是设置了夏楠这个“战地玫瑰”。故事中,海清饰演的战地记者夏楠一直在跟踪报道恐怖分子,当得知商人威廉因掌握核原料及制造“脏弹”的技术资料而成为恐怖组织的目标后,夏楠跟助手试图前去阻止。如此一来,夏楠便成了蛟龙突击队和恐怖组织之间的“交集”。

    制片人于冬曾透露,影片开机半个月都没找到女主角,“许多女演员一听说要拍摄那么长时间,进行这么多次转景,就望而却步了。海清是被我连哄带骗才进组,当时连合同都没签。”对于海清来说,参演《红海行动》是一次她从未尝试过的体验:“战地记者和军人一直是我很崇敬的职业,我很想演绎这样的角色类型。而且我真的非常喜欢林超贤导演的作品,如《逆战》《湄公河行动》。导演之前找过我两次,但都没有合作成,这次能合作实在是太棒了。只要是林导,我就愿意尝试动作戏。从接到任务到进组,只花了不到一个星期时间。”

    由于筹备时间短,海清刚到拍摄地卡萨布兰卡就得迅速进入角色。剧组为其订了舒适的大酒店,但她坚持住小旅馆,试着让自己更好地去体验和感悟角色。海清直言:“生活在和平安全的国度里,让我们与恐怖事件有时空隔阂,这也导致我和有着特殊背景、性格锋利的夏楠存在极大的距离,起初我并没有真正进入到她的世界里。”不拍戏时,海清就与当地人一起喝茶,在集市转悠,参加当地人的聚会,“这对我来说既是一种休息和放松,也让我离夏楠这个角色越来越近。我想用一种同理心去理解她的背景,感受她的经历,去展示自己内心中从未有过的固执和韧性”。

    《红海行动》中出演“战地玫瑰”

    拍摄经历 艰辛程度还未达到忍耐极限

    影片在非洲北部的摩洛哥取景,恶劣的气候是剧组必须克服的挑战之一。海清说:“我们去年2月份开始拍,那时候是冬天,蚊虫没那么多。到了4月,非洲就开始热了,越往沙漠深处走,虫子越多。大概在5月时,我不知道被什么虫子咬了,脸都咬烂了,开始流姜黄色的水儿。”因为有一次擦错了药,皮肤被灼伤,海清脸上的疤痕至今还未完全消退。虽然第一次拍动作片就“破相”,但海清直言,艰辛程度还未达到自己的忍耐极限。

    电影上映之前曾发布“战地玫瑰”版制作特辑,记录了海清拍爆破戏被炸飞、夜晚被低温冻得双腿失去知觉等艰苦经历。海清却笑着表示:“在危险的境地反而产生同角色一般的使命感,激发了我对演员这个职业的热情。一般来说,女性角色在军事动作戏里着墨会少一些,但这部戏突破了传统的基调,女性在片中是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次拍摄对我来说是非常难忘的珍贵财富。”

     

    跟着林超贤导演拍戏,不仅意味着身体“被虐”,精神上也要备受“摧残”,因为林导拍戏经常没有剧本。“我在进组之前拿到了四十五场戏的剧本,我在第四十三场出场。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演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和蛟龙突击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当时林导在拍一场重要的爆破戏,无暇给海清讲剧本,她就自己研究。有时她琢磨了好几种诠释方式,在开拍时才发现跟导演设计的完全不同,“我很喜欢这种不确定因素,这就是表演带给我最大的挑战。这种肾上腺素的提高,让我兴奋,我觉得之前的准备都是值得的、有意义的”。

    虽然出演的是动作片,但海清的角色是一个平民,动作戏并不多,海清说:“我之前完全不懂各种武器和装备,当时还问导演我要不要熟悉下枪或者什么,他说不要,他要的就是我对武器完全陌生的状态,所以我就保持着这个状态。虽然我非常想开枪,也非常想开坦克,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在一场沙漠追逐战里,海清在关键时刻举枪击毙敌人救了张译,她的表演很到位,既有必须开枪的决绝心态,又带着初次拿枪的慌张感。“导演说全组的人开枪都会眨眼睛,他要把他们训练到不眨眼,因为真正的神枪手是不眨眼睛的。没想到我一上手开枪就不眨眼,导演很惊讶地问我是怎么做到的,我说眨眼就看不见子弹了,我想看子弹飞出去。”

      《红海行动》是海清首次拍动作片

    表演事业 演员不能停止对生活的积累

    从初露头角的《玉观音》,到收视大热的《蜗居》、《小别离》,海清演绎了许多深入人心的电视剧作品,《红海行动》却是她担纲女主角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海清坦言:“我一直都不是高产的演员,以前一年拍一到两部,后来慢慢变成一年一部、三年两部、两年一部。整体感觉,好的电视剧剧本凤毛麟角,尤其是近期的现代戏。古装戏的话,正剧少,都是仙侠奇幻类的,我觉得自己不那么适合,所以也没有特别着急地去接戏。收到的电影剧本确实挺多,但也不是特别理想。我问了周围很多演员朋友,大家普遍有这样的想法,基本上看二三十个才能从矮子里拔尖挑出一个。”

    不拍戏的日子里,她也不觉得着急,“好的戏可遇不可求,到了这个年纪,我基本上在做减法。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人的一生要放长远来看,一时的起伏并不代表什么,因为有大环境小环境各种因素。即便不拍戏,我也不会停止一个演员对生活的积累,这点非常重要。当碰到一个角色,你有类似的生活经验和体悟,才能够把它演绎出来。”

    海清说:“表演这个东西,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你要真正推开那扇门,才能看见表演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的角色成功,有的不成功?为什么有时剧本写得很清楚,但塑造出来却不够生动?有时没怎么花心思却塑造得很好?如何跟角色亲近?讨厌的角色到底要不要演,要演成什么样?自己的个性创作参与多少?我对这些很着迷。演戏是一辈子的事情,当我深思熟虑地选择了这个事情的时候,就不太想去改变。挣钱的门道很多,但我觉得那些会浪费我的时间,不能让我专一地对待我唯一的‘情人’——表演。”

    在“演而优则导”盛行的当下,海清却难得地对表演“忠诚”:“很多人选择的是职业,而不是事业,我很幸运我的职业就是我的事业。我大概7岁开始接触表演,从那时起就想当演员,一直到现在我也没想着要改变身份。我经常被问到有没有想转行,做导演做幕后,但我这个人可能真的比较笨,摩羯座比较忠诚,迷恋表演,迷恋塑造角色的过程。我什么都愿意看,什么都愿意学,什么都愿意玩,但只对表演忠诚。”记者王莉


    来源:羊城晚报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当前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明星 美女 影视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