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边疆》引发不同年龄观众热议 导演毛卫宁坚守寂寞

    毛卫宁导演给殷桃李乃文讲戏

      毛卫宁导演工作照

    纯爱史诗大剧《爱情的边疆》正在浙江卫视热播,随着剧情的发展,该剧引发不同年龄层观众的热议。年轻人爱看它前期的浪漫爱情,年长者为后期平淡生活的不易而感慨。据悉,这正符合了导演毛卫宁在开拍之初,就期望的对这部剧的现实主义表达——一部有时间跨度的中国人爱情的情感史。

    “它不是写一个阶段的爱情,是写了一个人一生的爱情。所以当时间流逝,观众再回过头看《爱情的边疆》,还有不一样的理解。”近日,导演毛卫宁接受了全国媒体的微信群访,详解自己的艺术表达。这个有些执着的导演还认为,不能因为拍摄辛苦而降低对艺术的要求,而他自己,更没有因为这些年的寂寞坚守就放弃现实主义,反而更注重保留说“不”的权利。

    不能迎合市场而改变自己的表达

    《爱情的边疆》创作之初,编剧高满堂曾经有过一丝疑虑,究竟这个父辈的故事能不能得到现在年轻人的共鸣。如今看来,显然疑虑消失了,网络上80、90后的观众也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爱情的影子。而随着剧情的发展,文艺秋与宋绍山“柴米油盐”的相处之道则直接俘获了中老年观众的心。

    “这个戏的播出很有意思,我们看到前面非常多的年轻观众对开始的十多集议论非常热烈。但是故事进入到中间阶段时,年轻观众的声音开始小了,很多中老年观众开始感兴趣了,他们知道在这样的现实中怎么去寻找爱情。”在毛卫宁看来,《爱情的边疆》不是任何一个观众可以用自己的经验能够概括的。

    “创作者要有自己的创作表达,比如高老师和我是有感而发,我们才去做这件事情。可能今天的年轻观众现在不理解,等长大了到了那个阶段,就又有了新的理解。”毛卫宁希望将他的“有感而发”传递给更多年龄层的观众,“就像当年《平凡的世界》,创作的时候大家也很困惑,觉得今天的观众能不能喜欢八十年代的,三十年以前的故事。但事实证明,到了最后观众反而会更加的喜欢。”

    被故事所感动,毛卫宁才会拿起镜头,去艺术地记录真实,传递自己的表达。当然,这些年来无数资本找到他,希望他能够迎合市场。但他一一拒绝了这些邀请,只为坚守自己的“有感而发”。“我记得曾经一部叫做《日瓦戈医生》的电影,写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爱情,刻画了1902年开始的俄罗斯的历史印象。这个片子对我影响很大。我给大家念过一首帕斯捷尔纳克的诗,诗的名字叫《邂逅》,其中里面有这么几句:你曾是那样被带走的,我的心灵好像被镀了锑的钢刀深深地划下了血痕。你那美丽的面容,将在我的心中永驻,因此,我不再过问人世间的残酷。”毛卫宁觉得,这首诗很能代表《爱情的边疆》中主人公的情感。

    为自己保留一个说“不”的权利,他想做自己坚持的纯粹的导演。

    不能因为苦而降低对艺术的要求

    毛卫宁团队的不怕苦是有目共睹的,而团队呈现出的精益求精的画面,更在业内闻名。《爱情的边疆》在拍摄期,包括毛卫宁在内的主创吃苦无一例外,更让团队被封为“最苦剧组”。“其实所有的戏都会吃苦,但是我认为吃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吃了这些苦拍出来的戏要好。”毛卫宁告诉记者,当年拍摄《十送红军》时,团队在海拔四千米的雪山拍摄,“当时高原反应很厉害,所有人都很难受。我告诉他们,观众不会因为我们在这样的地方拍戏而使用了简陋的手法,大家就能原谅。观众不会考虑这点,观众只看你拍的好不好,不管你在什么环境下拍的。”

    毛卫宁一直坚信,不能因为拍戏苦降低对自己的艺术要求。于是在《爱情的边疆》中,毛卫宁也同样“用生命在拍戏”。在莫斯科拍摄时,因为天气极度寒冷,除了几位主创之外,其余工作人员都是当地人。恶劣的天气、超负荷的工作量加上巨大的压力,让疲惫的毛卫宁终于病倒了。高烧昏迷,毛卫宁却又要连夜赶回大连处理国内的戏份。已经累垮的他最后是用行李车推上飞机的,之后昏睡了整整九个小时,下飞机后却坚持处理完剧组的事务才住进医院。

    导演的身体力行,自然影响了整个团队。于是对于拍摄任务,团队们总能不折不扣的完成,从不叫苦喊累,甚至苦中作乐。于是在毛卫宁的带领下,剧组才能拍摄出拥有电影质感的长镜头画面,没有熟练的技术、缺少默契的配合,这样的质感画面根本无法完成。注重细节的毛卫宁,更是在剧中藏了不少小细节,“这些细节,很多观众看到最后自然就能看出门道。”

    实景拍摄也给剧组带来不少难题,但毛卫宁很是坚持,“尤其是现实主义作品,我觉得一定要在实践当中去完成,虽然有很大的难度,但是它表现出来的生活质感,应该是在摄影棚里达不到的,这是我的一种习惯的选择。”

    不能因为寂寞就放弃现实主义

    养成习惯,说起来容易,坚持下来却很难。就如毛卫宁数十年如一日的坚守在现实主义的道路上,或许他也将此当成了习惯,但是这个习惯却走在一条充满荆棘的路上,艰难且寂寞。

    毛卫宁说,他这些年都在“忍受寂寞”,但是他从不失落。“我理解的现实主义,是要面对现实,面对生活,面对经验。但它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反映现实,是在面对现实的过程当中要融入我们创造者的观察、思考和世界观。所以说这个现实主义不是现实生活的翻版,准确的讲,其实要有创作者独特的生活体验和艺术的取景框。”于是《爱情的边疆》中融入了高满堂对中国社会的观察,对中国人情感的观察,观众跟着作者的笔触、跟着导演的画面,检视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到今天。中国人经历的一种情感过程。

    从《誓言无声》、《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到《平凡的世界》,再到如今的《爱情的边疆》热播,现实主义创作在毛卫宁不懈的坚持与呼吁下,终于开始回暖,要知道曾经《平凡的世界》甚至一度找不到平台愿意播放。“现在来看,观众是愿意看的,喜爱看的。”毛卫宁坚持现实主义,但他也认为需要百花齐放,他甚至鼓励年轻人去多尝试网剧,尝试不同角度的表达,以在圈内尽快立足,“现实主义其实是一种创作态度、创作方法,只要是好的作品,就像是一顿好饭菜,可口有营养就好,菜系可以忽略。我是非常提倡百花齐放的创作风格,但是今天我们特别希望,要给现实生活要给现实主义作品留有一席之地。”


    来源:红网综合

    相关阅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当前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明星 美女 影视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