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乐活>O2氧气生活> 正文

记录爱 实现梦

2012/9/6 10:40:33来源:广西广播电视报 分享到

 

  广州是一个霓虹璀璨、充满商机的大都市,在这里,每天都有不同的故事在上演。两年前, 在广州漂泊的广西小伙邓飞与珠海女孩黄燕丹一次偶然邂逅,从此上演了一段极富戏剧性的爱恋情缘。虽然和邓飞和女友同为打工族,但经济上的拮据并不妨碍他们追求浪漫,他们用自己独有的方式谱写了一曲“最浪漫的事”。   
 
  工作遇冷  南下寻梦
  
  今年28岁的邓飞,出生在广西玉林市一个农村家庭。2006年,从郑州中原工学院新闻专业毕业后,邓飞便留在郑州一家广告公司工作,随后进入电视台担任后期编辑,整日在闭塞的环境下,三点一线的工作、作息,让他感觉到自己需要更大的发展空间,他想到外面闯荡一番。


  邓飞的这种想法一发不可收。2007年8月,邓飞带着自己的理想,背上行囊,离开郑州,南下广州。他在广州的公司里还是从事影视后期制作工作,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工作模式的僵化,他感觉自己的工作激情正在渐渐地被磨平,“在单位里得到别人的肯定越来越少,和在郑州时形成了一个反差,我的心情特别失落。”工作成就感的渐渐消失,让邓飞心里蒙上一层淡淡的阴影,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在何处?


  2009年的一天,处在工作低潮的邓飞独自去广州长隆欢乐世界游玩,没想到这次出游竟然成就他的一段美好的情缘。
  
  过山车做媒  巧遇真爱

 

  认识丹丹简直是上天的安排。丹丹全名黄燕丹,今年23岁,出生在广东珠海市,从广州大学美术系毕业后,一直在广州市一家电影城从事平面设计工作。


  在同一天,丹丹也来到长隆欢乐世界游玩,更巧的是,坐过山车时,丹丹紧张地大声尖叫惊动了坐在她旁边的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邓飞。


  邓飞回忆当时的情景:过山车在转的时候,也许是为了减轻害怕的压力,她叫得特别大声。


  一圈过山车坐下来以后,丹丹和邓飞都觉得意犹未尽,他们都想再玩一次。邓飞又去排队,刚好丹丹又在他的前面。坐了两圈过山车,邓飞心中的压力得到了排解,他又想再玩一次,此时,同样迷上过山车的丹丹也想再多玩一回,她大胆地向邓飞发出了邀请“哎,你也想再玩一次吗,好,我也再玩一次,咱一块去吧。”坐了三趟过山车,后来下来之后他们就有了感觉。


  此后一到空闲时间,黄燕丹便会相约邓飞再去享受过山车那种疯狂的感觉,而且每次有邓飞坐在她身边,丹丹整个人也觉得踏实,久而久之,丹丹就觉得离不开邓飞,邓飞成了她的各种依赖。今天去超市买点东西,明天去公园散散步……最后丹丹有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强烈感觉,敏感的她知晓这是爱情降临了,然后她鼓起勇气给他发了一条短信“阿飞我好想跟你在一起。”
    
  工作再受挫  伴侣不离不弃
  
  正是这次奇遇,让这对年轻人在广州这个偌大的都市里,开始了他们浪漫的爱情历程。   


  坠入爱河的邓飞了解到丹丹很早以前就有了出国旅游的梦想,因此,他向丹丹郑重地许下了诺言“如果我们结婚去度蜜月,我一定要带你去一趟马尔代夫。”


   恋爱中的的邓飞心情是愉悦的,而工作却一直不如意。邓飞变换几次工作后,依然没有找到适合自己发展和进步的空间,于是,他做出了一个让丹丹感到意外的抉择。邓飞从公司辞职出来,做了一个自由人。辞掉工作后,邓飞在家里做影视后期制作,为他在广州认识的一些客户做广告片和写稿子,有时候还出去帮人家打杂挣点钱。


  邓飞的收入不稳定,丹丹只好用自己的工资承担房租和日常开支,本来就拮据的日子变得更加捉襟见肘。


  工作上的不如意,让邓飞情绪低落,甚至又产生了想放弃的念头。这时,生性乐观的丹丹却不离不弃,想着法子耐心地鼓励邓飞,还经常陪伴他到出租屋外面去散心。在丹丹的关心和鼓励下,邓飞很快走出了情绪的低谷,并放弃了想离开广州的念头。一方面,他积极寻找业务客源,提高收入;另一方面,他仍时时牢记着对丹丹出国旅游的承诺。
   
  幸运降临  为梦想拼搏
  
  幸运是个奇妙的东西,总在不经意间降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邓飞携丹丹的出国梦变得不再遥不可及。一次偶邓飞看到网上有一则消息:广西卫视启动了“关注广西卫视,畅游美丽天下”与广西卫视台标合影赢大奖的活动,参加活动赢得大奖者可以双人双飞境外游。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赶忙登上广西卫视的微博,果然是真的,那一刻他突然觉得“哇,今年我们有机会出国了。”


  这个活动让邓飞看到了他牵手丹丹出国度蜜月的一线希望。激动不已的邓飞连忙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丹丹,经过商量后,他们马上给广西卫视的微博留言:我要参加,我要参加。

  决定参加活动之后,熟悉媒体的邓飞明白,要赢得大奖,必须要有好的创意和作品,于是他和丹丹开始筹划参加作品的制作。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参加活动之前,邓飞曾在广西卫视博客上把别人参加的作品都仔细地浏览了一遍。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做一个视频去参赛,“我看了前面的大家的作品都是一个照片跟广西卫视台标的合影。我就想,我们做视频也合格,因为我知道视频1秒钟意味着25幅照片。”


  有着多年影视工作经验的邓飞,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发挥自己专业特长,制作视频参加活动,和丹丹达成了做视频的共识后,他们开始构思拍摄的内容和方案。
    
  追逐梦想  再累也心甘
   
  虽然邓飞想到了用视频来凸显与众不同的制作形式,但这个形式能让主办方认可并一举获胜吗?说实话,邓飞和丹丹的心里都没底。邓飞为此绞尽脑汁,整日茶饭不思,眼看一天天瘦下来的邓飞,丹丹打心里着急,每天陪着他,给他出点子……最后,邓飞决定通过三个关键词:一个是注视,一个温暖,还有力量来表现自己的作品主题,他们想在广州几个著名的景点把广西卫视台标举出来,这样可以传递到广西卫视那里,让大家可以看到。他们一共做了有七、八个台标脚本,然后用到的可能就只有四个。


  在制作这些台标时,邓飞和丹丹还别出心裁地把很多时尚的元素融汇了进去。计划拍摄的当天,邓飞和丹丹带着台标、照相机以及从朋友那里借来的一台小dv,开始穿行拍摄广州市之旅。


  具有中西合璧文化特色的沙面文化街成为了他们选择的第一站。沙面文化街是广州人拍婚纱照的首选地之一,同时也是邓飞和丹丹非常向往的一个地方,他们希望能有一天能在这里拍上美丽的婚纱照。既然是心仪的地方,他们满怀希望地憧憬着能拍出一组漂亮的画面。丹丹摆了不同的动作,又重复了很多遍,都没有达到邓飞想要的效果,因为配合不默契,折腾了一个上午结果只拍了几个镜头。不过经过了这一轮磨合与调整,他们慢慢的摸索出一些经验,于是赶紧向第二站进发。


  五羊雕塑是广州的一个著名景点,游人络绎不绝,邓飞和丹丹还没摆好设备,就引来了不少人围观。众人的目光让邓飞觉得这是他一辈子被看最多的一次目光。感觉不自在的邓飞和丹丹在这里没拍几分钟就匆忙转移到另一个景点——他们相爱的发源地长隆欢乐世界。


  他们为了赶时间拍摄,一天没吃东西,随便带了点零食就上路了,但拍摄远没有邓飞想像中顺利,对镜头的不满意和大半天的劳累,甚至让他想要放弃。丹丹不停地劝他“阿飞,没事的,我们既然来到这里我们就要好好努力,好好拍。” 


  重新提起精神的邓飞和丹丹匆匆地赶到了第四站广州塔,这时已是下午六点钟,然而,又一件意想不到却又无比郁闷的事发生了。“叮”地一声,摄像机忽然没电,邓飞脑筋一下子短路了“如果没有动态的视频,我们这个点难道也要放弃吗?”回想这半个月以来他们因为筹划拍摄视频而付出的努力,不想半途而废的丹丹提出了一个想法:既然已来到广州塔,没有视频,干脆用照相机拍一些照片回去,然后把照片编辑到视频里。


  尽管用拍照来代替视频拍摄和邓飞最初的设想不符,可在丹丹的劝说下,他还是尝试了一下,没想到照片的效果很不错。他们两人就对着广州塔就拍,摆表情,举着广西卫视的台标大概有一两个小时,那时候,两个人拍得不亦乐乎,也不知道什么是累了。


    
  梦想成真  情感升华
    
  丹丹的支持让邓飞满怀信心地去继续完成拍摄计划。丹丹的支持是有理由的“我知道他心里面是很想把这个视频拍好的,因为这个视频包含着阿飞对家乡的一份爱,还有实现我们两个人出国游的一个梦想。”完成这个视频对邓飞来说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因此,拍摄之后的剪辑依然让他不敢掉以轻心。

 

  那个晚上拍回来之后,邓飞面对众多的素材和照片,没有找到一个点来剪辑,真是急死人。无意中听到电视谈到的台湾诗人余光中写的一首诗《乡愁》,邓飞灵机一动,突然想到可以从“乡愁”入手。


  突然迸发的灵感让邓飞找到了视频剪辑的切入点,兴奋的他在视频的第一片段便以余光中的《乡愁》切入,他还联想到广西卫视“美丽天下”的大爱,于是也把这一元素融入了进去。在视频制作中,邓飞巧妙的加入了他们跟动物合影的片段,还别出心裁地为国宝熊猫配了一段趣味十足的旁白。


  思路越来越清晰的邓飞连续工作了一天,终于剪辑出一个6分15秒的以“爱家乡,撑广西卫视”为主题的视频,他期待着丹丹观看后的惊喜。黄燕丹看完后,眼泪不禁夺眶而出。邓飞突然感到,连自己最亲爱的人都被打动,说明自己的视频成功了。


  邓飞满怀希望地把视频传给了广西卫视微博。而丹丹每天都会守在电脑旁,盼望微薄上出现让他们激动的消息,可是,他们只看到了短短的几个字:“谢谢你支持,广西卫视与你一起同行。”渐渐地,丹丹有些沮丧和失落……


  直到有一天,一位陌生人——广西电视台特使敲开他们的房门,向他们宣布“今天我是特地来告诉你们,我们的第一位双人双飞境外游大奖的获得者就是你们。恭喜你们!”


  此时的邓飞和丹丹忘情地拥抱着,他们虽然得到了结果,但他们更注重的是参与活动的整个过程,这过程记录了他们相爱、携手共同面对困难的全过程,他们俩的爱情在这个活动中又得到了一次升华……

 

  广西卫视《让爱住我家》每周日12∶55播出,敬请关注。

评论

共有条评论